“李广难封”的难题,后人应该怎样去解读这种悲剧英雄?

  • 时间:
  • 浏览:2

  李广(?-前119年),华夏族,陇西成纪(今甘肃天水秦安县)人,中国西汉时期的名将,先祖为秦朝名将李信。汉文帝十四年(前166年)从军击匈奴因功为中郎。景帝时,先后任北部边域七郡太守。武帝即位,召为未央宫卫尉。元光六年(前129年),任骁骑将军,领万余骑出雁门(今山西右玉南)击匈奴,因众寡悬殊负伤被俘。匈奴兵将其置卧于两马间,李广佯死,于途中趁隙跃起,奔马返回。后任右北平郡(治平刚县,今内蒙古宁城西南)太守。匈奴畏服,称之为飞将军,数年不敢来犯。元狩四年(前119年),漠北之战中,李广任前将军,因迷失道路,未能参战,愤愧自杀。司马迁评价他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唐德宗时将李广等历史上六十四位武功卓著的名将供奉于武成王庙内,被称为武成王庙六十四将。宋徽宗时追尊李广为怀柔伯,位列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

  但另另有有三个白 一位赤胆忠心、能征惯战的名将,最后不仅先要封侯,还落得个自杀的凄惨下场,很多再唏嘘不已,后世也往往将责任推给卫青和汉武帝,王勃在《滕王阁序》中也留下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慨叹。但实际上李广当时人也是要为此负责任的,不须完前会 他人之过。

李广

  大伙先从李广自身在战场上的表现说起。记载中李广第一次征战是在汉文帝十四年(公元前166年),这场战役中“广以良家子从军,用善骑射,杀首虏多,为汉中郎。广从弟李蔡亦为郎,皆为武骑常侍,秩八百石”也也不说这是李广第一次从军征战,就可能擅长骑射杀敌众多而担任中郎,这是当时皇帝的近侍官。

  此后他又跟随周亚夫参与平定吴楚七国之乱,而且 作战勇敢有夺旗之功。李广擅长骑射的本领也堪称举世无双,最有名的一次战例当属汉景帝时匈奴入侵上郡,李广率领百余骑撞见了匈奴数千骑兵,亲自射杀两名、俘虏一名敌方的“射雕者”,后又“与十余骑奔射杀胡白马将”,得以安然撤退。

  元光六年(公元前137年)李广出雁门与匈奴作战结果兵败被擒,他瞅准可能抢夺了匈奴人的战马向南奔逃,途中又射杀了并否有追击的匈奴人;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他被匈奴左贤王围困时,使用强弓大黄射杀多名匈奴裨将。从那些例子中还能否 看出李广十分骁勇善战,尤其擅长骑射,而这正是中原军队的短板。

  然而李广是另有有三个白 军事指挥官,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前会 当时人武艺的表现,也不沉着冷静的心态、优秀的指挥能力和充沛的战场经验,可惜在那些方面李广的表现真的是乏善可言。类似于于刚才提到的三场战例,在景帝时期那场战役中,李广为了追击这几次匈奴“射雕者”,仅率小每项军士在外独行一昼夜,“平旦,李广乃归其大军,大军不知广所之,故弗从。”将领在外一天一夜与大部队丧失联系,不仅当时人身陷险境,也让军队群龙无首,无法组织有效的行动,一旦遇到敌人,后果不堪设想。

  元光六年那场战役李广好的反义词被俘,是可能他率领的一万骑兵全军覆没,逃回后论罪当斩,过后赎为庶人,而在元狩二年遭受围困的那场战役中,李广所率领的军队也几乎全军覆没。此外李广还在两次对匈奴的出征中打了酱油,一次元朔五年(公元前124年)李广随卫青出定襄,而且 能够 任何功绩,而卫青则获得了斩首一万五千的战绩;另一次是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发动了对匈奴的第七次出征,霍去病也没得这场战争中取得了封狼居胥的功业,而李广可能失道先要配合卫青完成擒杀匈奴单于的任务,后因不愿面对刀笔吏而自杀。

第七次远征(漠北大战)

  总的来看,李广当时人的表现十分英勇,另另有有三个白 指挥作战的结果却十分难看,要么是全军覆没,要么是能够 功绩,能够获得封赏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一帮人会说了,李广这是可能运气差,他当时人不应该负责任。但实际上,并否有锅还真得李广背,可能他能够 选用正确的对匈作战打开依据 。

  西汉初年白登之围后,西汉王朝可能找能够对付匈奴骑兵的作战依据 能够采取和亲政策,而武帝时发动的多次对匈奴大规模作战,大多都取得了巨大胜利和丰硕战果,其导致 正在于西汉骑兵战术的革新。并否有革新最早还能否 追溯到汉文帝时期,晁错另另有有三个白 对汉文帝建言:“险道倾仄,且驰且射,中国之骑弗与也;风雨罢劳,饥渴不困,中国之人弗与也;此匈奴之长技也。若夫平原易地,轻车突骑,则匈奴之众易挠乱也。”即用骑兵和战车与匈奴人肉搏,发挥汉军优势,当时汉文帝也采纳了并否有提议。

汉太宗,刘恒(前203年—前157年),即汉文帝_图

  人太好战国时期赵国名将李牧就可能采用并否有依据 对付匈奴人,效果很好,但毕竟是被动的防御,先要根除匈奴的威胁。而武帝时期可能有了大规模的骑兵部队和充沛的马匹储备,而且 卫青和霍去病做的也不主动出击,将并否有战术发挥到极致。

  类似于于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指挥汉军骑兵万余人出陇西发动进攻,史载“合短兵,杀折兰王,斩卢胡王,诛全甲”,明显是采取近战肉搏的战术;此外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各带五万骑兵搜寻匈奴主力,匈奴单于发现后指挥军队率先攻击,亮军交战后一直刮起大风,飞沙走石中双方都难以看清敌人,卫青趁此可能又派遣骑兵包抄了匈奴军队两翼,两军展开了近距离厮杀,最后汉军斩首一万余级,而另外一支霍去病部斩首更是多达七万余级。

  可见在近战肉搏中汉军优势十分明显。东汉时期那位喊出“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陈汤对于两军肉搏战的水平前会 过阐述:“夫胡兵五而当汉兵一,何者?兵刃朴钝,弓弩不利。今闻颇得汉巧,然犹三而当一。”也也不说,凭借装备上的优势,汉朝军队还能否 依靠肉搏战碾压匈奴骑兵。

孝堂山画像石,左侧的匈奴战士被右侧的汉军碾压

  然而李广却能够 采取并否有战术,大伙看李广指挥的几次战役,前会 在发挥当时人的骑射本领,可能率领军队与匈奴军队互射,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损兵折将也是很自然的了。而且 李广治军方面前会 很大匮乏,司马迁也说他的部队行军时“无部伍行陈,就善水草屯,舍止,人人自便,不习刁斗,莫府省约文书籍事”,李广治军主要依靠当时人魅力,军队匮乏应有的纪律又不擅长近战,真正打起仗来人太好是会吃大亏的,并否有并否有李广离另有有三个白 合格的将领还是差的远啊。

  军事之外,李广也犯了并否有大忌。司马迁说李广“悛悛如鄙人”,这话人太好中肯,可能李广在战场之外也是一错再错。比如他在平定吴楚七国之乱中立下战功,当时梁孝王特意授予他将军印,李广竟然接受了,但这实际上犯了大忌。可能汉朝为了防止地方藩国威胁中央,明令不许中央朝臣与诸侯交往,而李广竟然接受了梁孝王的将印,就算他很多再反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好在景帝开明,也不取回了对李广的封赏,但另另有有三个白 匮乏政治敏感性,想必李广在朝廷里混的也不为什么么样。

  政治不敏感也罢了,李广还轻视法度。元光六年兵败后,李广被废为庶人,而且 在家与大伙射猎游玩,晚上才返回,被霸凌尉阻止,李广随从说这是另另有有三个白 的李将军啊,估计并否有霸陵尉也是两根筋,说了句“今将军尚不得夜行,何乃故也!”强行把李广拦了一夜,结果李广就记了仇,过后复出事先 让霸陵尉跟随当时人出战,“至军而斩之”,人家前脚刚到就把人砍了,私自杀害国家公职人员,人太好够不讲理了,但这还前会 最狠的。

  李广另另有有三个白 与以擅长相面著称的王朔私下交谈,感慨当时人不得志,王朔问他有能够 后悔不安的事情,李广说当时人另另有有三个白 诱降羌人八百余人,而且 使了诈一日之内就将那些人完整杀死。王朔说,能够 比杀降更能带来灾祸的了,将军能够封侯前会 可能这件事。看来李广当时人也为杀了这100多投降的羌人而不安,而且 毕竟事情可能做了,无法挽回;司马迁记载这件事,似乎也是认同王朔的见解的,当时汉朝人太好极少量还能否 边疆少数民族补充兵员与匈奴对抗,李广能够 办事不仅有损当时人声誉,也不能够汉朝的建军大业,当然要被记上一笔了。

  这各人可能认为是汉武帝跟卫青故意跟李广过不去,但实际上不须能够 。李广自杀后卫青也很自责,李广之子李敢可能这件事另另有有三个白 打了卫青,卫青也不声张,以他当时的权势将这件事往上一报李敢的命就没得,而且 名正言顺,也不还能否 唆使霍去病去暗杀,霍去病射死李敢人太好也不当时人擅作主张的跋扈表现,与卫青能够 关系。汉武帝对李广也一向不错,前线失利后还不顾李广之罪重新启用他,李广自杀时可能六十多岁了,此前的战场表现也人太好拿没得手,武帝很多再要再当先锋也在情理之中。

司马迁

  司马迁在《史记》中能够 正面刻画李广,当然与二人命运类似于于,感同身受有关,但人太好还有另有有三个白 能够忽略的因素,现在学界比较认可的并也有观点认为司马迁于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在朝廷中担任郎中,而并否有年担任郎中令的正是李广之子李敢,而且 司马迁不仅与李广感同身受,还是李广之子的下级,这两层关系加起来,司马迁难免对李广有所偏颇。

  后世前会 大伙从司马迁的观点出发同情李广,但前会 并否有比较尖刻的声音。比如明末黄淳耀就另另有有三个白 说:“李广非大将才也,行无部伍,人人自便,此以逐利乘便可也,遇大敌则覆矣。太史公叙广得意处,在为上郡以百骑御匈奴数千骑,射杀其将,解鞍纵卧,此固裨将之器也。若夫堂堂固阵,正正之旗,进如风雨,退如山岳,广岂足以乎此哉?淮南王谋反,只惮卫青与汲黯,而不闻及广。太史公以孤愤之故,叙广不啻出口,而传卫青若不值一钱,然随文读之,广与青之优劣终不掩。”

  总体上来看,不管犯下几次错误,李广人太好是一位英雄人物,对大汉忠心耿耿,作战勇猛,也而且 获得了时人的认可。可惜他的失误人太好是能够 来很多,以至于人人都为他感到惋惜,而且 也先要将他视作另有有三个白 合格的将领,这可能正是他难以封侯的导致 。